49c09eee4fa10.jpg


瓊瑤文學作品詩摘


§小說《窗外》嵌詩§


‧ 飛花帶淚撲寒窗

飛花帶淚撲寒窗,
夜雨淒迷風乍狂,
寂寞深閨恨更長。
太淒涼!
夢繞魂牽枉斷腸。


‧ 一夜風聲凝咽

一夜風聲凝咽,
吹起閒愁千萬。
人靜夜闌時,
也把夢兒尋遍。
魂斷,魂斷,
空有柔情無限!


‧ 我值何人關懷?

我值何人關懷?
我值何人憐愛?
願化輕煙一縷,
來去無牽無礙。
當細雨濕透了青苔,
當夜霧籠罩著樓台,
請把你的窗兒開。
那漂泊的幽靈啊,
四處徘徊。
那遊蕩的魂魄啊,
渴望歸來!
啊──
當夜雨濕透了青苔,
當夜霧籠罩了樓台,
請把你的窗兒開。
沒有人再限制我的腳步,
我必歸來,與你同在!
我必歸來,與你同在!


‧ 寒鴉已朦朧入睡

寒鴉已朦朧入睡,
明月高懸雲外;
映照幽林深處,
今宵夜色可愛!
朔風如在嘆息,
對我額上吹襲。
溪水依舊奔流,
朋友,你在哪裡?……


‧ 人生悲愴

人生悲愴,世態炎涼,前程又茫茫。
滴滴珠淚,縷縷柔腸,更無限淒惶。
滿斟綠醑,暫赴醉鄉,莫道我痴狂。
今日歡笑,明日憂傷,世事本無常。
海角天涯,浮萍相聚,嘆知音難遇。
山前高歌,水畔細語,互剖我愁緒。
昨夜悲風,今宵苦雨,聚散難預期。
我倆相知,情深不渝,永結金蘭契!


‧ 沉沉暮靄隔重陽

沉沉暮靄隔重陽,
能不憶瀟湘?
天涯一線浮碧,
卒莫辨,是何鄉?
臨深水,對寒山,最淒涼。
今生休矣,
再世無憑,枉費思量!



§小說《六個夢》嵌詩§


‧ 秋風清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地難為情。


‧ 春蠶不應老

春蠶不應老,晝夜長懷絲,
何惜微軀盡,纏綿自有時!


‧ 黃葉無風自落

黃葉無風自落,
秋雲不語長陰。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搖搖幽恨難禁。
惆悵舊歡如夢,
覺來無處追尋!


‧ 春蠶不應老

春蠶不應老,晝夜長懷絲,
何惜微軀盡,纏綿自有時。



§小說《菟絲花》嵌詩§


‧ 花非花

花非花,霧非霧。
夜半來,天明去,
來如春夢不多時,
去似朝雲無覓處。


‧ 別揉碎了那花瓣

別揉碎了那花瓣,
你知道那上面記載了些什麼?
別拋棄這抹微藍,
你知道它也有花「心」一個!
別告訴我你不認得它,
它的名字叫──勿忘我!



§小說《幾度夕陽紅》嵌詩§


‧〔憶秦娥〕楊花

春漠漠,香雲吹斷紅文幕,
紅文幕,一簾殘夢,任他漂泊!

輕狂不奈東風惡,蜂黃蝶粉同零落,
同零落,滿池萍水,為陽樓閣!


‧ 逝水流年

逝水流年,人生促促。
痴情空惹閒愁!
任他人嗤笑,怪誕無。
多少幽懷暗恨,對知己暢說無休。
人靜也,為抒惆悵,高囀歌喉。

難收,兩行熱淚,
縱大放悲聲,怎散繁憂?
嘆今生休矣,一任沉浮,
唯有杯杯綠醑,
應憐我,別緒悠悠。
從今後,朝朝縱酒,恣意遨遊!



§小說《秋歌》嵌詩§


‧ 還記得那個秋天

還記得那個秋天,我們同遊在一起。
我握了一把紅葉,你采了一束蘆荻。
山風在樹梢吹過,小草在款擺腰肢。
我們相對注視, 秋天在我們手裡。

你對我微微淺笑,我只是默默無語。
你唱了一支秋歌,告訴我你的心跡。
其實我早已知道,愛情不需要言語。
我們相對注視, 默契在我們眼底。



§小說《夢的衣裳》嵌詩§


‧ 我有一件夢的衣裳

我有一件夢的衣裳,
青春是它的錦緞,
歡笑是它的裝潢;
柔情是它的點綴,
我再用那無盡無盡的思量,
把它仔仔細細地刺繡和精鑲。

每當我穿上了那件衣裳,
天地萬物都為我改了模樣。
秋天,我在樹林中散步,
秋雨梧桐也變成了歌唱。
冬天,我在花園中舞蹈,
枯萎的花朵也一一怒放。

有一天我遇到了他,
他背著吉他到處流浪。
只因為他眼中閃耀的光彩,
我獻上了我那件夢的衣裳。
我把衣裳披在他的肩上,
在那一瞬間,在那一瞬間,
日月星辰都變得黯然無光。

我有一件夢的衣裳,
如今已披在他的肩上。
我為他的光芒而歡樂,
我對他只有一句叮嚀:
請你,請你,請你──
把這件衣裳好好珍藏!


‧ 小雨一直地飄下

小雨,一直一直一直地飄下;
風兒,一直一直一直地吹打;
椰子樹,一直一直一直地晃動;
鳳凰木,一直一直一直那麼瀟灑;
我心裡,一直一直一直想著她。

我托小雨告訴她,我托風兒告訴她,
我托椰子樹啊,還有那鳳凰木,
告訴她,告訴她,告訴她!
我並不在乎她,我真的不在乎她,
只是沒有她啊──
我的日子,一直一直一直成虛話!


‧ 他們說世界上沒有神話

他們說世界上沒有神話,
他們說感情都是虛假;
他們說不要做夢,不要寫詩,
他們說我們已經長大。

誰說成人的世界裡還有童話?
但是我遇見了你,遇見了你,
是天方夜譚,是童話,是神話?
是夢,是詩,還是畫?



§小說《問斜陽》嵌詩§


‧ 問斜陽

問斜陽,你既已升起,為何沉落?
問斜陽,你看過多少悲歡離合?
問斜陽,你為誰發光?為誰隱沒?
問斜陽,你燦爛明亮,為何短促?
問斜陽,問斜陽,問斜陽──
你能否停駐,讓光芒伴我孤獨!

問斜陽,你由東兒西,為誰忙碌?
問斜陽,你朝升暮落,為誰匆促?
問斜陽,你自來自去,可曾留戀?
問斜陽,你閃亮如此,誰能抓住?
問斜陽,問斜陽,問斜陽,
你能否停駐,讓光芒伴我孤獨!


‧ 今宵相聚

今宵相聚,不再別離,
讓燈影,人影,花影,夢影,
把我倆相系!

今宵相聚,不再別離,
讓昨日,前日,去年,前年,
都成為過去!

今宵相聚,不再別離,
讓相思,懷念,悲嘆,感傷,
化飛煙消逝!

今宵相聚,不再別離,
讓明天,後天,今生,來生,
世世在一起!


‧ 水是眼波橫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
欲問行人去那邊,眉眼盈盈處!


‧ 昨夜榴花初著雨

昨夜榴花初著雨,一朵輕盈嬌欲語,
但願天涯解花人,莫負柔情千萬縷!



§小說《心有千千結》嵌詩§


‧ 問天何時老

問天何時老,問情何時絕?
我心深深處,中有千千結。
千結萬結解不開,風風雨雨滿園來。
此愁此恨何時了,我心我情誰知曉?
自從當日入重門,風也無言月無痕。
惟有心事重重結,誰是繫鈴解鈴人?


‧〔西江月〕池面風翻弱絮

池面風翻弱絮,樹頭雨褪嫣紅,
撲花蝴蝶杳無蹤,又做一場春夢。

便是一成去了,不成沒個來時,
眼前無處說相思,要說除非夢裡。


‧ 明知相思無用處

明知相思無用處,無奈難解相思苦。
有情又似無情時,斜風到曉穿朱戶。

問君知否此時情,只恐夢魂別處住。
無言可訴一片心,唯視好夢皆無數。


‧ 夕陽低畫柳如煙

夕陽低畫柳如煙。談平川,斷腸天。
今夜十分霜月更娟娟。
怎得人如天上月,雖暫缺,有時圓。

斷雲飛語又經年。思淒然,淚涓涓。
且做如今要見也無緣。
因甚江頭來處雁,飛不到,小樓邊?


‧ 新歡君未成

新歡君未成,往事無人記。
行雨共行雲,如夢還如醉。
相見又難言,欲住渾無計。
眉翠莫頻低,我已無多淚。



§小說《聚散兩依依》嵌詩§


‧ 也曾數窗前的雨滴

也曾數窗前的雨滴,
也曾數門前的落葉,
數不清,
數不清的是愛的軌跡。
聚也依依,散也依依!

也曾聽海浪的呼吸,
也曾聽杜鵑的輕啼,
聽不清,
聽不清的是愛的低語,
魂也依依,夢也依依!

也曾問流水的消息,
也曾問白雲的去處,
問不清,
問不清的是愛的情緒,
見也依依,別也依依!

依依又依依,依依又依依。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
別再把心中的門兒緊緊閉。
且開懷高歌,歡笑莫遲疑!



§小說《浪花》嵌詩§


‧ 有誰能夠知道

有誰能夠知道,
為何相逢不早?
人生際遇難知,
有夢也應草草。
說什麼願為連理枝,
談什麼願為比翼鳥,
原就是浮萍相聚,
可憐那姻緣易老!
問世間情為何物?
笑世人神魂顛倒。
看古今多少佳話,
都早被浪花沖了。



§小說《月朦朧鳥朦朧》嵌詩§


‧ 月朦朧鳥朦朧

月朦朧,鳥朦朧,
點點螢火照夜空。
山朦朧,樹朦朧,
唧唧秋蟲正呢噥。
花朦朧,葉朦朧,
晚風輕輕叩簾櫳。
燈朦朧,人朦朧,
今宵但願同入夢。


‧〔蝶戀花〕黃菊開時傷聚散

黃花開時傷聚散,
曾記花前,共說深深願。
重見金英人未見,
相思一夜天涯遠。

羅帶同心閒結編,
帶易成雙,人恨成雙晚。
欲寫粉箋書別怨,
淚痕早已先書滿。


‧ 見也不容易

見也不容易,別也不容易。
相對兩無言,淚灑相思地!
聚也不容易,散也不容易。
聚散難預期,魂牽夢也系。
問天天不應,問地地不語。
寄語多情人,莫為多情戲。
春來無消息,春去無痕跡。
寄語多情人,花開當珍惜!



§小說《我是一片雲》嵌詩§


‧ 如果你是一片雲

如果你是一片雲,我但願是一陣風,
帶引你飄洋過海,挽著你飄向天空;
如果你是一片雲,我一定是一陣風,
托著你翻山越嶺,抱著你奔向彩虹;
如果你是一片雲,我當然是一陣風,
繞著你朝朝暮暮,訴盡我心事重重;
如果你是一片雲,我只好是一陣風,
伴著你天涯海角,追隨你地遠天窮。



§小說《昨夜之燈》嵌詩§


‧ 燈光點點

燈光點點,閃閃爍爍。
盞盞燈下,有你有我。
昨夜之燈,照亮過去。
今夜之燈,伴我高歌。
明日之燈,輝煌未來。
後日之燈,除我坎坷。
燈光萬點,閃閃爍爍。
盞盞燈下,有你有我。
且把燈光,穿成一串,
過去未來,何等燦爛!



§小說《燃燒吧,火鳥》嵌詩§


‧ 牡 丹

他們說牡丹代表期待,
記得我在期待期待期待。
每一秒鐘是一萬個期待,
請計算一天裡有多少期待?


‧ 黃水仙

他們說黃水仙代表希望,
記著我在希望希望希望。
第二天比第一天更加難挨,
苦難裡唯有希望希望……


‧ 鬱金香

紫色鬱金香象徵永恆的愛,
難道這永恆竟會變為短暫?
無論如何我獻上這束鮮花,
也獻上我的歉意和無盡的愛!


‧ 三色堇

請想念我!三色堇這樣說。
請想念我!我不敢這樣說。
第四個日子裡有多少煎熬,
請原諒我,我只能這樣說。


‧ 千日蓮

這花的名字叫千日蓮,
它代表著深深的盼望。
可是它說不清我的盼望,
我早已被盼望燒得瘋狂!


‧ 紅玫瑰

第六個日子裡只有愛,
所有的痛苦但願快快結束。
愛你愛你愛你只是愛你!
信與不信,幸與不幸,
都在你一念之間。
七朵花有七個顏色,
七個日子有七種相思;
終於挨過了這漫長的七日,
從今而後是嶄新的開始。


‧ 三百六十五個歡樂

三百六十五個歡樂,
三百六十五個愛。
一年裡有多少故事,
多少悲歡?
加起來仍然等於一句:
我愛你!
這個日子當然值得紀念,
是嗎?
這個日子可否得到答案?
是的!
我聽到你說:是的,是的……
讓我們把
過去三百六十五個日子,
變成未來百年相聚的基石!



§小說《一簾幽夢》嵌詩§


‧ 一簾幽夢

我有一簾幽夢,不知與誰能共?
多少秘密在其中,欲訴無人能懂!

窗外更深露重,窗內閒愁難送,
多少心事寄無從,化作一簾幽夢!

昨宵雨疏風動,今夜落花成冢,
春去春來俱無蹤,徒留一簾幽夢!

誰能解我情衷?誰將柔情深種?
若能相知又相逢,共此一簾幽夢!

我有一簾幽夢,終於有人能共!
多少辛酸在其中,只有知音能懂


‧ 有一個女孩

有一個女孩名叫「失意」,
她心中有著無數秘密。
只因為這世上難逢知己,
她就必須尋尋又覓覓!
她以為她沒有露出痕跡,
但她的臉上早已寫著孤寂。



§新月格格〔小說〕嵌詩§


‧ 有緣相遇

有緣相遇,無緣相聚。
天涯海角,但願相憶。
有幸相知,無緣相守。
滄海明月,天長地久!



§小說《在水一方》嵌詩§


‧ 綠草蒼蒼

綠草蒼蒼,白霧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我願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
無奈前有險灘,道路又遠又長。
我願順流而下,找尋她的方向。
卻見依稀彷彿,她在水的中央。

綠草萋萋,白霧迷離。
有位佳人,靠水而居。
我願逆流而上,與她輕言細語。
無奈前有險灘,道路曲折無已。
我願順流而下,找尋她的蹤跡。
卻見依稀彷彿,她在水中佇立。



§小說《雁兒在林梢》嵌詩§


‧〔一剪梅〕春風吹夢灑林梢

春風吹夢灑林梢,
鵲也築巢,鶯也心焦,
忙忙碌碌且嘈嘈。
風正飄飄,雨正瀟瀟,
今朝心緒太無聊。
怨了紅桃,又怨芭蕉,
怨來怨去怨春宵。
風又飄飄,雨又瀟瀟!



§小說《庭院深深》嵌詩§


‧ 庭院深深

記得那日花底相遇,
我問你心中有何希冀?
你向我輕輕私語:
「要你,要你,要你!」

記得那夜月夜旖旎,
你問我心中有何秘密?
我向你悄悄私語:
「愛你,愛你,愛你!」

但是今夕何夕,
你我為何不交一語?
我不知你有何希冀,
你也不問我有何秘密。
只有杜鵑鳥在林中唏噓:
「不如離去,不如離去!」

多少的往事已難追憶,
多少的恩怨已隨風而逝。
兩個世界,幾許痴迷。
十載離散,幾許相思。
這天上人間可能再聚?
聽那杜鵑鳥在林中輕啼:
「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小說《匆匆,太匆匆》嵌詩§


‧ 小 溪

別問我來自何方,
別問我流向何處?
你有你的前途,
我有我的歸路.



§小說《彩雲飛》嵌詩§


‧ 我是一片流雲

我是一片流雲,終日飄浮不定;
也曾祈望停駐,何處是我歸程?

風來吹我流蕩,風去攜我飄揚;
也曾祈望停駐,何處是我家鄉?

飄過海角天涯,看盡人世浮華。
多少貪嗔痴妄,多少虛虛假假!

飄過山海江河,看盡人世坎坷。
多少淒涼寂寞,多少無可奈何!

我是一片流雲,終日飄浮不定。
也曾祈望停駐,何處是我歸程?



§小說《海歐飛處》嵌詩§


‧ 海歐飛處

海灣喧囂,暮色蒼茫,
有人獨自徜徉。
極目四望,雨霧昏黃,
唯有海歐飛翔。
迴旋不已,低鳴輕唱,
去去去向何方?

潮升潮落,潮來潮往,
流水捲去時光。
靜靜佇立,默默凝想,
有誰解我痴狂?
三分無奈,四分淒涼,
更兼百斛愁腸。
好夢難續,好景不長,
多情空留惆悵。

夜暮低張,海歐飛翔,
去去去向何方?
迴旋不已,低鳴輕唱,
去去去向何方?
我情如此,我情如斯,
去去去向何方?



§小說《白狐》嵌詩§


‧ 花謝花開幾度

花謝花開幾度,雨聲滴碎深更。
寒燈挑盡夢不成,漸見曙光微醒。

心事有誰知,年來瘦骨輕盈。
燈紅酒綠俱無憑,寂寞小樓孤影。



§小說《船》嵌詩§


‧ 有一條小小的船

有一條小小的船,
飄泊過東南西北,西北東南;
盛載了多少憧憬,多少夢幻。
船兒美麗,夢兒旖旎,
穿過海洋,渡過河川,
來來往往無牽絆。

春去秋來,時光荏苒。
憧憬已渺,夢兒已殘,
美麗的小船,不復昔日的光輝燦爛。
經過風暴,涉過險灘,
盛滿時光,載滿苦難,
何時才能卸下這沉沉重擔?
經年累月,飄泊流連,
白日苦短,夜來苦寒,
何處是我避風的港灣?

我已疲倦,我已顢頇,
憧憬已渺,夢兒已殘,
何處是我停泊的邊岸?
我已疲倦,我已顢頇,
何處是我停泊的邊岸?
憧憬已渺,夢兒已殘,
何處是我避風的港灣?」


‧ 竟夕不成寐

竟夕不成寐,人眠我獨醒。
情絲偏不斷,心鏡轉空靈。
曉日開圖畫,秋山列障屏。
起來慵櫛沐,眉鎖黛痕青。


‧ 兩地雲山總如畫

兩地雲山總如畫,布帆何日斜陽掛?
倘若與君重相逢,依依翦燭終宵話。
讀君詞句憐君痴,感君深情長相思。
願將萬縷纏綿意,譜入陽關笛裡吹。



§小說《幸運草》嵌詩§


‧ 芳信無由覓綵鸞

芳信無由覓綵鸞,人間天上見應難,
瑤瑟暗縈珠淚滿,不堪彈!
枕上片雲巫岫隔,樓頭微雨杏花寒,
誰在暮煙殘照裡,倚闌幹!



§小說《彩霞滿天》嵌詩§


‧ 別問黃昏

曾有過許多黃昏,
我們在夕陽下低吟淺唱。
你收集了金色的陽光,
為我織了件夢的衣裳;
我再用朵朵彩霞,
把衣裳點綴得金碧輝煌。

如今又到了黃昏,
我早已失去了那件衣裳。
金色的陽光依然一樣,
夕陽也依舊光芒萬丈。
我再用朵朵彩霞,
只綴成片片斷斷的思量。

別問黃昏,黃昏昏黃,
它每日獨來獨往,
管它那夢與衣裳!
別問黃昏,黃昏昏黃,
年年陌上生秋草,
日日樓中到夕陽。
別問黃昏,黃昏昏黃!


‧ 不管你的心在何處流浪

不管你的心在何處流浪,
我一直在這兒痴痴盼望。
你的每個微笑我都珍藏,
你的眼淚使我心碎神傷。
不管歲月怎樣消逝,
我等待你直到白髮如霜!……



§小說《水雲間》嵌詩§


‧ 猶記小橋初見面

猶記小橋初見面,
柳絲正長,桃花正豔。
你我相知情無限。
雲也淡淡,風也倦倦,
執手相看兩不厭。
山也無言,水也無言,
萬種柔情都傳遍。
在你眼底,在我眉間,
我心已許終不變。
天地為證,日月為鑑!



lucky.gif 

  瓊瑤原名陳喆,衡陽縣渣江鎮人。1938年4月20日生於四川成都,1949年隨父陳致平由大陸到台灣。
父親陳致平是大學教授,母親袁行恕出身書香門第。瓊瑤自幼受中國古典文學的啟蒙教育,熱愛文學和
寫作。1947年9歲在上海《大公報》兒童版發表了第一篇小說《可憐的小青》; 16歲時,用成人的口吻
寫的小說《雲影》在《晨光》雜誌發表。1957年台北第二女子中學畢業。高中階段在各報刊發表小說、
散文200篇,成為台灣島內有名的中學生作家。 瓊瑤高中畢業後不久結婚生子,做主婦同時,開始嘗試
寫作,其後步入職業作家行列,並進入電視、電影製作行業,其間婚姻破裂。 1963年7月,在平鑫濤主
持的家庭作坊式的台北皇冠出版社出版了長篇小說《窗外》,一舉聞名文壇。從1964年開始,先後由該
出版社出版了近五十部小說,許多作品都要再版十幾甚至幾十版,並相繼改編成電影電視劇,造就了一
批又一批因扮演劇中人物角色而脫穎而出的影視明星,從而擁有了大量的讀者和觀眾群,深受青少年和
市民的喜愛,產生了長久的社會影響。在華語文壇形成了一種歷時三十年多年而不衰的「瓊瑤現象」。
1999年由香港《亞洲週刊》與來自全球各地的學者、作家評選「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即從浩如
煙海的百年文學作品中精選出一百部佳作,她的作品名列其中,在中國當代文學史和華語文學界佔有一
席地位。

  人來世間,是一趟苦難之旅。如何在苦難中找尋安慰,是最大的學問。我一生中,坎坷的歲月實在
不少,痛楚的體驗也深。我能化險為夷,完全靠我自己的迷信,迷信人有「愛」就是最大的原因。假如
有一天,我發現世間的人,都失去了愛的本能,我相信,我的精神支柱也就會隨之倒塌了。我但願,這
一天永不會來臨的。

          ── 瓊瑤

lucky.gif

瓊瑤

原名陳喆,中國當代作家,衡陽縣渣江鎮人,現居台灣。筆名除了瓊瑤外,還用過心如、鳳凰等。1938年4月20日生於四川成都,一九四九年隨父陳致平由大陸到台灣。父親陳致平是大學教授,母親袁行恕出身書香門第。高中畢業後不久結婚生子,做主婦的同時開始嘗試寫作,其後步入職業作家行列,並進入電視、電影製作行業,其間婚姻破裂。現任丈夫為其經紀人、出版人,經營家庭作坊式的皇冠出版公司,瓊瑤所有作品均由該公司出品。

瓊瑤的小說可分為三期:早期小說包括1963年發表的《窗外》至1971年的出版《水靈》和《白狐》,主要是由歷朝歷代中國民間傳奇發展的古人愛情短篇故事。中期的小說由《海鷗飛處》開始,至《燃燒吧!火鳥》,主要是描寫當代台灣為背景的愛情小說,除《我是一片雲》外,可說全是大團圓結局。晚期則由八十年代創作出版《雪珂》開始,小說的背景搬回古代,內容企圖處理變遷中都會男女的愛情觀,並嘗試脫離早期悲劇的宿命和中期公式化的快樂故事。

《幾度夕陽紅》是瓊瑤小說創作中的重要作品,當中時空交錯、人物眾多、情節複雜,最能代表言情小說的特徵。兩條故事主線,分別發生於抗戰時期的重慶和六十年代的台北。第一個故事是女主角夢竹的年輕時代,她和來自昆明的大學生何慕天相戀,因母親反對而發生許多扣人心弦的故事,最後,夢竹嫁給了何慕天的好友楊明遠,並定居台北。小說的(第二部)則是夢竹女兒曉彤的戀情,曉彤的相戀對象魏如峰是何慕天的外甥,並在何慕天開設的公司任職,此後即是一連串的舊恨新愁的交織。最後,曉彤與魏如峰有情人終成眷屬、夢竹仍留在明遠身邊、何慕天隱居山上不問世事。

《幾度夕陽紅》是瓊瑤小說創作中的重要作品,當中時空交錯、人物眾多、情節複雜,最能代表言情小說的特徵。兩條故事主線,分別發生於抗戰時期的重慶和六十年代的台北。第一個故事是女主角夢竹的年輕時代,她和來自昆明的大學生何慕天相戀,因母親反對而發生許多扣人心弦的故事,最後,夢竹嫁給了何慕天的好友楊明遠,並定居台北。小說的(第二部)則是夢竹女兒曉彤的戀情,曉彤的相戀對象魏如峰是何慕天的外甥,並在何慕天開設的公司任職,此後即是一連串的舊恨新愁的交織。最後,曉彤與魏如峰有情人終成眷屬、夢竹仍留在明遠身邊、何慕天隱居山上不問世事。

總括而言,在瓊瑤的愛情王國,愛情是滋潤女性自我並賦與活力的源頭。沒有愛情,女性的自我就會枯萎凋零。在這情況下,瓊瑤的女性形象無可避免的顯得被動和消極。事實上,在五四時代,“愛情”這個概念是一種公眾性的意識形態,主要是對中國父權制度的反叛和挑戰,但在瓊瑤的言情小說裡則完全屬於私人領域,對愛情的描述也純由女性的立場出發,這亦是被李敖等人批評為女主角面目蒼白的理由;然而,這樣一個夢幻世界推到了極致也有其意識形態上的助力,逆轉了父權家庭中尊卑階層的權利和義務關係,使擁有資源及力量的父母或男性,在感情的道德上召喚下,對一無所有的子女,特別是女性全心全意的奉獻。這亦是言情小說的精神所在。

筆名由來

瓊瑤出自詩經

《詩經·衛風·木瓜》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來源: 百度百科


lucky.gif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創作者介紹

讀書人's 收藏

jameshung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