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c2386f51f2e3.jpg 




美麗的孤獨,無盡的思念

作者:汪國真


也只有在思念的時候,孤獨才顯得特別美麗。

美麗的孤獨,無盡的思念思念是一種幸福的憂傷,是一種甜蜜的惆悵,是一種溫馨的痛苦。思念是對昨日悠長的沉湎和對美好未來的嚮往。正是在不盡的思念中,人的感情得到了淨化和昇華。

沒有距離,便沒有思念。當輪船的汽笛拉響,當火車汽笛長鳴,當汽車的輪子開始 轉動,當飛機衝出跑道騰空而起,思念便開始了。也正是因為有了思念,才有了久別重逢的歡暢,才有了意外邂逅的驚喜,才有了親友相聚時的舉杯慶賀。

思念折磨人,也鍛鍊人,更鑄造了人的性格的沉穩和感情 的深沉。

思念別人是一種溫馨,被別人思念是一種幸福,當然好的 前提是——彼此思念。否則,單相思是一種哀愁,只被別人思念是一種負擔。

因為思念,月光被注入了人類濃郁的感情。月亮彎的時候,思念也彎,月亮圓的時候,思念也圓,不 論月亮是彎是圓,思念是一首皎潔的詩。思念可以讓你流淚,思念也可以讓你含笑。不論你是哭著思念,還是笑著思念,在思念的時候,你都 會心無旁騖。的確,思念也是一種純淨。

思念在朗月下,思念在黃昏裡,思念在秋雨中,美麗的景 緻,更易勾動人思念的情懷。美麗的景緻,也更襯托出那些蒼涼的美。

伴隨著不盡思念而來的必然是漫長的等待。美國女詩人荻金森說:「等待一萬年不長,如果終於有愛 作為補償。」這真也可以說是一種思念中的忠貞與豁達。

不論怎麼說,思念都是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一枚枚凝聚著深情的郵票,一封封散發著溫馨的信箋,都 是這筆精神財富的內容。

歲月盡可以像落葉一樣飄逝,但這筆財富永存。在你迢迢的人生旅途中,它會永遠陪伴著你,給你綿綿不 絕的溫馨和取之不竭的力量!  




汪國真簡歷

汪國真中學畢業以後進入北京第三光學儀器廠當工人. 1982年畢業於暨南大學中文系。在學校時,喜讀、寫詩歌,1985年起將業餘時間集中 於詩歌創作,期間一首打油詩《學校一天》刊登在中國青年報上。汪國真自稱其創作得益於四個人:李商隱、李清照、普希 金、狄金森(美國人)。追求普希金的抒情、狄金森的凝煉、李商隱的警策、李清 照的清麗。畢業後,分配在中國藝術研究院,後任《中國文藝年鑑》 編輯部副主任。 1990年開始,汪國真擔任《遼寧青年》、《中國青 年》、《女友》的專欄撰稿人。據北京零點調查公司1997年7月對北京,上海,廣 州,廈門,重慶等城市18歲以上居民完成的「人們所欣賞的當代中國詩人」。調查結果表明,在新中國成立後出生的詩人中,他名列第 一。 2000年他的5篇散文入選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語文讀 本第一冊。

汪國真在書畫創作領域也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果。他的書法作品已被鐫刻在張家界,黃山,五台山,雲夢 山,雲台山,花果山,周瑜陵園,解州關帝廟等名勝風景區,他還應邀為以香格里拉酒店集團為代表的一批旅遊涉外飯店創作書畫作品。 2002年他入選中國文聯出版社當年出版的《中國百年 書畫走紅名家》一書。

進入新世紀以來,汪國真又開始了音樂的研究與創作。中央電視台《東方之子》,《藝術人生》、《綜藝大 觀》、《正大綜藝》和香港鳳凰衛視《魯豫有約》等欄目都對他作過介紹。 2003年11 月連續四期擔任中央電視台《音樂擂台》歌手比賽評委。
  
1985 年開始進行詩歌的創作。 1990年開始出版詩集。第一部詩集為《年輕的潮》,以後又出過多部詩集。曾經在1990年代掀起一股「汪國真熱」。

汪國真第一首比較有影響的詩是《我微笑著走向生活》, 在湖南雜誌《年輕人》1984年第10期上發表,後經《青年博覽》、《青年文摘》先後轉載。

汪詩首先在北京中學生中造成一定反響,並以手抄本的形 式在學生中流傳,經由一位女教師將此信息告知身為某出版社編輯主任的丈夫,觸發出版社的商業敏感,迅速與作者聯繫出版其作品。 1990年4月20日汪國真的第一部詩集《年輕的潮》 交稿,5月21 日由北京學苑出版社出版。

「汪國真熱」出現於這本詩集出版之後,此書在裝卸中連 續五次印刷,印數達十五萬冊。緊接著又出版了《年輕的風》(1990年10月花城出 版社)、《年輕的思緒》(截止1991年初,三次印刷達十四萬冊)、《年輕的瀟灑》等詩集,中國友誼出版社出版了《汪國真詩文系列》九種,中國婦女出版社出版 了《汪國真愛情詩卡》、《汪國真抒情詩賞析》,另外還有專收汪國真格言短句的隨筆著作及其與他人的對話錄。作為回應,市場上也出現了評介性的《年輕的風采──專 訪汪國真》。中國歌壇1991年2月推出了《青春時節──汪國真抒 情歌系列之一》的盒帶,並被《中國青年報》列為該月十盤優秀暢銷磁帶的第三名。

1990年7月4日,其詩集被《新聞出版報》列為十大 暢銷書之一,文藝類獨此一本。
1990年10月北京高校出現汪國真詩歌演講熱。
1990年在出版界被稱為是「汪國真年」。

在上海,這種熱潮來得稍晚一些。 1990年10月上海徐家匯書店購進已經在北京走紅的 汪國真詩集《年輕的思緒》二十本,但二個月後才賣完。 1991年春,上海《文學報》發表特寫文章《美的征 服,始於「手抄本」》報導汪國真的情況,這是他首次被完整介紹到上海。而《文匯報》為了將汪國真在"文匯書展"上重點推出汪 作,則在《文匯讀書週報》上連續介紹推崇汪國真,稱汪國真為「詩壇王子」,造成輿論攻勢,從而使得1991年3月27日的「文匯書展」中出現汪詩銷售的熱潮。

汪國真的詩歌,在主題上積極向上、昂揚而又超脫。作品的一個特徵經常是提出問題,而這問題是每一個人生 活中常常會遇到的,其著眼點是生活的導向實踐,並從中略加深化,拿出一些人所共知的哲理。這種的量化的哲理,十分適合中學生的思維特徵。中學生的人生經驗較少,對自己所面臨的人生問題,經常 手足無措,而汪國真以詩歌的形式,給中學生們提供一種解決人生問題的辦法,這對於這些年輕的孩子們來說些十分新鮮,而又簡單實用。如他的一首小詩《致友人》寫道:

  「不站起來
  才不會倒下
  更何況
  我們要浪跡天涯
  跌倒是一次紀念
  紀念是一朵溫馨的花」

這首詩簡短而寓意明晰,十分適宜抄錄與贈與,即使就閱 讀來說,也最適宜大眾毫不費力的在小塊而閒暇時間得到心情舒暢的快感。
  再如:

  「不是苦惱太多
  而是我們的胸懷不夠開闊
  不是幸福太少
  而是我們還不懂得生活
  憂愁時,就寫一首詩
  快樂時,就唱一支歌
  無論天上掉下來的是什麼
  生命總是美麗的」
  (《生命總是美麗的》) 

汪國真的詩中不僅僅有青年人的生活和那種明白暢曉的表 達方式,更主要的是一種超然、豁達、平易、恬淡的人生態度。這種站在人生的更高層次的俯視現實中的一切,所採取的 「汪國真式的人生態度」,不能不說是汪國真詩歌倍受青年讀者歡迎的原因所在。而所謂這種人生態度,實際就是對中國自宋元以來傳統詩 歌那種豁達、飄逸、瀟灑、超脫的人生哲學的創造性轉化。

據《南方都市報》《詩歌曾經的「黃金」年代》介紹:當 年,洛湃的詩集曾與席慕蓉、汪國真的詩集一起,都以10萬冊為單位的銷量席捲全國。一手推出席慕蓉、汪國真和洛湃「熱潮詩」的楊光治,還 為此寫了一本書,書名就叫《從席慕蓉、汪國真到洛湃》。

汪國真的詩歌主要寫的是友情,所以得到了較多的年輕人 尤其是青年學生的喜歡。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還是不能忘記這個曾經感動過我 們心靈的詩人。

另外,汪國真還是80後著名寫手王寒星的啟蒙者,「王 寒星前期的詩歌創作主要受汪國真等人的影響,1998年當時他在長治衛校上中專,同學的一本盜版詩集讓他認識了汪國真這個九十年代初成名的中年詩人。在某種意義上 這也是中國詩歌最後一個輝煌的詩人,詩集出版發行量創有新詩以來的最高。當時汪國真那種特有的細膩和溫暖感染了不滿十七歲的王寒星。他開始了一定程度上的仿照式寫 作。」 可以說,汪國真的詩歌影響了很多的年輕人,他不愧是「中國詩歌最後一個輝煌的詩人」。

汪國真抒情詩

《熱愛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
  既然選擇了遠方
  便只顧風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贏得愛情
  既然鍾情於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誠
我不去想身後會不會襲來寒風冷雨
  既然目標是地平線
  留給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
  只要熱愛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嫁給幸福》

  有一個未來的目標
  總能讓我們歡欣鼓舞
  就像飛向火光的灰蛾
  甘願做烈焰的俘虜
  擺動著的是你不停的腳步
  飛旋著的是你美麗的流蘇
  在一往情深的日子裡
  誰能說得清
  什麼是甜 什麼是苦
  只知道 確定了就義無返顧
  要輸就輸給追求
  要嫁就嫁給幸福


《懷想》

  我不知道
  是否 還在愛你
  如果愛著
  為什麼 會有那樣一次分離
  我不知道
  是否 早已不再愛你
  如果不愛
  為什麼 記憶沒有隨著時光
  流去
  回想你的笑靨
  我的心 起伏難平
  可恨一切
  都已成為過去
  只有婆娑的夜晚
  一如從前 那樣美麗


《剪不斷的情愫》

  原想這一次遠遊
  就能忘記你秀美的雙眸
  就能剪斷
  絲絲縷縷的情愫
  和秋風也吹不落的憂愁
  誰曾想 到頭來
  山河依舊
  愛也依舊
  你的身影
  剛在身後 又到前頭


《是否》

  是否 你已把我遺忘
  不然為何 杳無音信
  天各一方
  是否 你已把我珍藏
  不然為何 微笑總在裝飾我的夢
  留下綺麗的幻想
  是否 我們有緣
  只是源頭水尾
  難以相見
  是否 我們無緣
  歲月留給我的將是
  愁緒縈懷 寸斷肝腸


《假如你不夠快樂》

  假如你不夠快樂
  也不要把眉頭深鎖
  人生本來短暫
  為什麼 還要栽培苦澀
  打開塵封的門窗
  讓陽光雨露灑遍每個角落
  走向生命的原野
  讓風兒熨平前額
  博大可以稀釋憂愁
  深色能夠覆蓋淺色


《自愛》

  你沒有理由沮喪
  為了你是秋日
  徬惶
  你也沒有理由驕矜
  為了你是春天
  把頭仰
  秋色不如春光美
  春光也不比秋色強


《思——題油畫》

  只一個沉默的姿態
  便足以讓世界著迷
  不僅因為是一尊聖潔
  不僅因為是一片安謐
  還因為是一面昭示
  還因為是一個啟迪
  還因為她以現代人的形象
  告訴我們
  ——沉思是一種美麗


《豪放是一種美德》

  我從眼睛裡
  讀懂了你
  你從話語裡
  弄清了我
  含蓄是一種性格
  豪放是一種美德
  別對我說
  只有眼睛才是
  心靈的真正折射
  如果沒有語言
  我們在孤寂中
  收穫的只能是沉默……


《淡淡的雲彩悠悠地遊》

  愛,不要成為囚
  不要為了你的愜意
  便取締了別人的自由
  得不到 總是最好的
  太多了 又怎能消受
  少是愁多也是憂
  秋天的江水汨汨地流
  淡淡的霧
  淡淡的雨
  淡淡的雲彩悠悠的遊


《只要彼此愛過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
  也許 心緒永遠不會沉重
  如果真的失之交臂
  恐怕一生也不得輕鬆
  一個眼神
  便足以讓心海 掠過颶風
  在貧瘠的土地上
  更深地懂得風景
  一次遠行
  便足以憔悴了一顆 羸弱的心
  每望一眼秋水微瀾
  便恨不得 淚水盈盈
  死怎能不 從容不迫
  愛又怎能 無動於衷
  只要彼此愛過一次
  就是無憾的人生


《也許》

  也許,永遠沒有那一天
  前程如朝霞般絢爛
  也許,永遠沒有那一天
  成功如燈火般輝煌
  也許,只能是這樣
  攀援卻達不到峰頂
  也許,只能是這樣
  奔流卻掀不起波浪
  也許,我們能給予你的
  只有一顆
  飽經滄桑的心
  和滿臉風霜


《跨越自己》

  我們可以欺瞞別人
  卻無法欺瞞自己
  當我們走向枝繁葉茂的五月
  青春就不再是一個謎
  向上的路
  總是坎坷又崎嶇
  要永遠保持最初的浪漫
  真是不容易
  有人悲哀
  有人欣喜
  當我們跨越了一座高山
  也就跨越了一個真實的自己


《我不期望回報》

  給予你了
  我便不期望回報
  如果付出
  就是為了 有一天索取
  那麼,我將變得多麼渺小
  如果,你是湖水
  我樂意是堤岸環繞
  如果,你是山嶺
  我樂意是裝點你姿容的青草
  人,不一定能使自己偉大
  但一定可以
  使自己崇高


《永恆的心》

  歲月如水
  流到什麼地方
  就有什麼樣的時尚
  我們怎能苛求
  世事與滄桑
  永不改變的
  是從不羞於見人的
  真摯與善良


《人心》

  無論穿什麼樣的衣裳
  都會 太不漂亮
  默默的情懷
  總有些這樣的時候
  正是為了愛
  才悄悄躲開
  躲開的是身影
  躲不開的 卻是那份
  默默的情懷
  月光下躑躅
  睡夢裡徘徊
  感情上的事情
  常常 說不清
  不是不想愛
  不是不去愛
  怕只怕
  愛也是一種傷害


《給我一個微笑就夠了》

  不要給我太多情意
  讓我拿什麼還你
  感情的債是最重的呵
  我無法報答 又怎能忘記
  給我一個微笑就夠了
  如薄酒一杯,像柔風一縷
  這就是一篇最動人的宣言呵
  彷彿春天 溫馨又飄逸


《思念》

  我叮嚀你的
  你說 不會遺忘
  你告訴我的
  我也 全都珍藏
  對於我們來說
  記憶是飄不落的日子
  ——永遠不會發黃
  相聚的時候 總是很短
  期待的時候 總是很長
  歲月的溪水邊
  撿拾起多少閃亮的詩行
  如果你要想念我
  就望一望天上那
  閃爍的繁星
  有我尋覓你的
  目——光


《背影》

  背影
  總是很簡單
  簡單
  是一種風景
  背影
  總是很年輕
  年輕
  是一種清明
  背影
  總是很含蓄
  含蓄
  是一種魅力
  背影
  總是很孤零
  孤零
  更讓人記得清


《但是,我更樂意》

  為什麼要別人承認我
  只要路沒有錯
  名利從來是鮮花
  也是枷鎖 >
  無論什麼成為結局
  總難免興味索然
  流動的過程中
  有一種永恆的快樂
  儘管,我有時也祈求
  有一個讓生命輝煌的時刻
  但是,我更樂意
  讓心靈寧靜而淡泊


《我知道》

  歡樂是人生的驛站
  痛苦是生命的航程
  我知道
  當你心緒沉重的時候
  最好的禮物
  是送你一片寧靜的天空
  你會迷惘
  也會清醒
  當夜幕低落的時候
  你會感受到
  有一雙溫暖的眼睛
  我知道
  當你拭乾面頰上的淚水
  你會燦然一笑
  那時,我會輕輕對你說
  走吧 你看
  槐花正香 月色正明


《旅行》

  凡是遙遠的地方
  對我們都有一種誘惑
  不是誘惑於美麗
  就是誘惑於傳說
  即使遠方的風景
  並不盡如人意
  我們也無需在乎
  因為這實在是一個
  迷人的錯
  仰首是春 俯首是秋
  願所有的幸福都追隨著你
  月圓是畫 月缺是詩


《祝願》

   ——寫給友人生日
  因為你的降臨
  這一天
  成了一個美麗的日子
  從此世界
  便多了一抹誘人的色彩
  而我記憶的畫屏上
  更添了許多
  美好的懷念 似錦如織
  我親愛的朋友
  請接受我深深的祝願
  願所有的歡樂都陪伴著你
  仰首是春 俯首是秋
  願所有的幸福都追隨著你
  月圓是畫 月缺是詩


《倘若才華得不到承認》
  
  倘若才華得不到承認
  與其詛咒 不如堅忍
  在堅忍中積蓄力量
  默默耕耘
  詛咒 無濟於事
  只能讓原來的光芒黯淡
  在變得黯淡的光芒中
  淪喪的更有 大樹的精神
  飄來的是雲
  飄去的也是雲
  既然今天
  沒人識得星星一顆
  那麼明日
  何妨做 皓月一輪


《如果生活不夠慷慨》

  如果生活不夠慷慨
  我們也不必回報吝嗇
  何必要細細的盤算
  付出和得到的必須一般多
  如果能夠大方
  何必顯得猥瑣
  如果能夠瀟灑
  何必選擇寂寞
  獲得是一種滿足
  給予是一種快樂


《感謝》

  讓我怎樣感謝你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
  我原想收穫一縷春風
  你卻給了我整個春天
  讓我怎樣感謝你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
  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
  你卻給了我整個海洋
  讓我怎樣感謝你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
  我原想擷取一枚紅葉
  你卻給了我整個楓林
  讓我怎樣感謝你
  當我走向你的時候
  我原想親吻一朵雪花
  你卻給了我銀色的世界


《我把小船劃向月亮》

  請不要責怪
  有時 會離群索居
  要知道
  孤獨也需要勇氣
  別以為 有一面旗幟
  在前方嘩啦啦地招展
  後面就一定會有我的步履
  我不崇拜
  我不理解的東西
  我把小船劃向月亮
  就這樣劃呵
  把追求和獨立連在一起
  把生命和自由連在一起


《只要明天還在》

  只要春天還在
  我就不會悲哀
  縱使黑夜吞噬了一切
  太陽還可以重新回來
  只要生命還在
  我就不會悲哀
  縱使陷身茫茫沙漠
  還有希望的綠洲存在
  只要明天還在
  我就不會悲哀
  冬雪終會悄悄融化
  春雷定將滾滾而來


《旅程》

  意志倒下的時候
  生命也就不再屹立
  歪歪斜斜的身影
  又怎耐得
  秋葉蕭瑟 晚來風急
  垂下頭顱
  只是為了讓思想揚起
  你若有一個不屈的靈魂
  腳下,就會有一片堅實的土地
  無論走向何方
  都會有無數雙眼睛跟隨著你
  從別人那裡
  我們認識了自己


《祝你好運》

  還沒有走完春天
  卻已感覺春色易老
  時光湍湍流淌
  豈甘命運 有如蒿草
  繽紛的色彩 使大腦暈眩
  淡泊的生活 或許是劑良藥
  人,不該甘於清貧
  可又怎能沒有一點清高
  枯萎的品格
  會把一切葬送掉
  祝你好運
  願你的心靈 和運氣一樣好


《那凋零的是花》

  你的生命正值春光
  為什麼 我卻看到了霜葉的容顏
  只因為那面美麗的鏡子
  打碎了
  你的眷戀深深
  在夢幻旁 久久盤桓
  既然伸出雙手
  也捧不起水中的月亮
  那麼讓昨日成為回憶
  也成為紀念
  人生並非只有一處
  繽紛爛漫
  那凋零的是花
  ——不是春天


《許諾》

  不要太相信許諾
  許諾是時間結出的松果
  松果儘管美妙
  誰能保證不會被季節打落
  機會,憑自己爭取
  命運,靠自己把握
  生命是自己的畫板
  為什麼要依賴別人著色


《選擇》

  你的路
  已經走了很長很長
  走了很長
  可還是看不到風光
  看不到風光
  你的心很苦 很徬徨
  沒有風帆的船
  不比死了強
  沒有羅盤的風帆
  只能四處去流浪
  如果你是魚 不要迷戀天空
  如果你是鳥 不要痴情海洋


《給友人》

  不站起來
  才不會倒下
  更何況
  我們要去浪跡天涯
  跌倒是一次紀念
  紀念是一朵溫馨的花
  尋找 管什麼日月星辰
  跋涉 分什麼春秋冬夏
  我們就這樣攜著手
  走呵 走呵
  你說,看到大海的時候
  你會舒心的笑
  是呵 是呵
  我們的笑 能挽住雲霞
  可是,我不知道
  當我們想笑的時候
  會不會
  卻是 潸然淚下


《疊紙船的女孩》

  他長大了
  認識了一個
  喜歡疊紙船的女孩
  那個女孩喜歡海
  喜歡海岸金黃的沙灘
  喜歡在黃昏裡的沙灘漫步
  有一天
  那個女孩漫步
  走進了他家的門口
  晚上,媽媽問他
  是不是有個女孩子來過了
  他回答說
  沒有,沒有呵
  媽媽一笑
  問那個紙船是誰疊的



我喜歡出發
   ——汪國真

  我喜歡出發。
凡是到達了的地方,都屬於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風再溫柔。太深的流連便成了一種羈絆,絆住的不僅有雙腳,還有未 來。詩歌黃金時代的王者——汪國真
怎麼能不喜歡出發呢?沒見過大山的巍峨,真是遺憾;見 了大山的巍峨沒見過大海的浩瀚仍然遺憾;見了大海的浩瀚沒見過大漠的廣袤,依舊遺憾;見了大漠的廣袤沒見過森林的神秘,還是遺憾。世界上有不絕的風景,我有不老的心情。
我自然知道,大山有坎坷,大海有浪濤,大漠有風沙,森 林有猛獸。即便這樣,我依然喜歡。
打破生活的平靜便是另一番景緻,一種屬於年輕的景緻。真慶幸,我還沒有老。即便真老了又怎麼樣,不是有句話叫老當益壯嗎?
於是,我還想從大山那裡學習深刻,我還想從大海那裡學 習勇敢,我還想從大漠那裡學習沉著,我還想從森林那裡學習機敏。我想學著品味一種繽紛的人生。
人能走多遠?這話不是要問兩腳而是要問志向;人能攀多 高?這事不是要問雙手而是要問意志。於是,我想用青春的熱血給自己樹起一個高遠的目標。不僅是為了爭取一種光榮,更是為了追求一種境界。目標實現了,便是光榮;目標實現不了,人生也會因這一 路風雨跋涉變得豐富而充實;在我看來,這就是不虛此生。
是的,我喜歡出發,願你也喜歡。



   一個時代的符號----汪國真

上個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朦朧詩出現並且一時風 靡。接下來是"後朦朧詩"、"第三代詩"還有"第四代 詩"。 80年代末90年代初詩壇或者說在詩壇之外出了一個汪 國真,他的詩讓人讀懂了,讓人脫口而出了,也很被說三道四了一番。

論影響,汪國真還真是一不小心把新體詩推到了頂峰,好 歹是"大眾化"的頂峰。至於藝術水準高下深淺,是追求世俗的成功還是追求靈魂 的高貴,那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只看那陣勢,實在讓人目瞪口呆。 "汪粉"、"真絲"數量不好統計,至少他詩集的發行量 恐怕已創造了後人很難超越的紀錄。

後來,汪國真去玩書法、畫國畫,甚至搖身一變成為作曲 家,雖然至今他還被稱為"詩人",但是他本身的熱鬧已經跟詩歌沒有多大關係了。

  不管怎麼說,這是新詩的悲哀。

從1992年至今,15年以來沒有哪個寫新詩的人如此 興風作浪。前不久聽說有人把一些白話分成行叫做"梨花詩",能熱 鬧多久不得而知,也許用不了多少時候大家已經不知"梨花詩"為何物了。這是一個"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時代,但不是一個"各領 風騷數百年"的時代,誰也別想在某一個領域的頂峰佔據太久的風光。

  "我也屬於音樂!"

2006年春節過後,我見到了這個一直是在傳說與想像 中的汪國真,他笑容燦爛,風度翩翩。對比10多年前中央電視台主持人大賽上那個風華正茂的 年輕人,儒雅依然,且更多了成熟的魅力。汪國真送給我他的音樂專輯,我經常在忙碌的同時用電腦 播放他的音樂。我的一個博士同學,偶然在我家裡聽到,很專注地聽了好 幾支曲子,然後說:"作曲就是天賦。他作曲的感覺恐怕跟莫扎特是一樣的,就像是順手從口袋裡掏出一件東西那麼自然。"

一次開會,我碰到資深的文學評論家汪兆騫先生,無意中 聊到汪國真,想不到兆騫先生所談論的並不是汪國真的詩文書畫,而是汪國真的音樂。談到對汪國真音樂的整體感覺,兆騫先生反複使用了一個 詞:震撼!並且斷言:"汪國真的音樂成就會超過他的詩!"據兆騫 先生看來,詩人的情懷與對藝術的獨特感悟在汪國真的音樂中得以充分體現。

汪國真說:"我從小就喜歡音樂,但是沒有專門接受過任 何音樂方面的訓練。2001年,我想到要嘗試作曲,當時還不知道自己行不行。於是買了一些音樂方面的書,一邊看書,一邊試著把旋律記錄下來。"
我問他學習作曲用了多長時間,他認真地想了想,"大概 有一個禮拜左右吧。"我愕然。他接著說:"你可能不相信。其實作曲跟寫文章差不多, 腦子裡想好了文辭句子,敲到電腦裡,連綴成篇。作曲也是這樣,腦子有了旋律,知道怎麼去記錄下來,曲子就完成了。"

  汪國真說得簡單。

詩文的成就使他備受追捧,書畫也漸成大家,他完全可以 在這兩個領域向縱深發展,何苦冒著失敗的風險去開拓一個全新的藝術領域呢?汪國真是這樣說的:"我也是屬於音樂的。我要用音樂的 形式傳達自己對藝術、對生命的感受。"

"我把音樂當詩寫,我把書畫當音樂寫"

我最早知道汪國真寫毛筆字源於"2002年十大假新 聞"之一:他開火鍋店破產,街頭賣字為生。當然,汪國真沒有開店,更沒有淪落至此,但是"賣字為 生"這四個字卻讓我知道寫詩的汪國真還舞弄毛筆,而且他的字居然達到可以養家餬口的程度。

"您什麼時候開始練字的?""1993年左右,每天練 一個小時,差不多練了一年。"

"為什麼練字?""出名之後應酬太多,不僅是到處要簽 名,在很多場合還經常被人'強迫'題辭,那會兒鋼筆字寫得還說得過去,但是寫毛筆字就總怕拿不出手。"

"怎麼練的?""先從歐陽詢的楷書開始練,然後是王羲 之的行書,再然後是懷素、張旭的草書。我喜歡讀帖,一個字幾種寫法,我挑出最好看的那種,反覆練,取其所長,然後再有所發揮。因為我參照 了毛澤東同志草書的篇章佈局,所以很多人說我寫的是'毛體'。其實如果把我的整幅作品拆解成單個字來看,與'毛體'是有很大差別的。"

除了狂草,汪國真還兼寫楷書、篆書、隸書。另外,汪國真還擅長畫中國畫,尤以花卉和墨竹見長,他 的畫追求工筆劃精美細緻的逼真效果,又注重寫意畫潑墨渲染的酣暢淋漓,使得作品別有一番情韻。 2006年6月出版的《作家通訊》封三是汪國真的國畫 牡丹,他在附言中寫道:"人們都說藝術是相通的。於是,我把音樂當詩寫,我把書畫當音樂寫。如此而已,豈有它哉?" "人民說你是詩人你就是詩人!" 1978年恢復高考,汪國真用半年業餘時間自學了高中全部課程,順利考取暨南大學中文系。讀中文系的汪國真愛寫詩,1979年4月12日,正讀 大一的他在《中國青年報》發表了處女作:《學校的一天》5首組詩,他得到的是兩元錢的稿費和堅持詩歌創作的巨大鼓舞。 1982年,汪國真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在中國藝術研究院 做編輯工作,業餘還是寫詩不輟。自己投稿,有些獲得發表,有些石沉大海,沒有炒作,成 名也非一夜之間。 "大概是從1988年起,我接到大量的讀者來信,他們 表達對我的詩的喜愛,並且有很多人詢問在哪裡能夠買到我的詩集。"談到這些熱情的讀者,汪國真至今仍不無感慨。 "我完全是被讀者推出來的!我雖然意識到有很多讀者喜 歡我的詩,但沒有想到會那麼熱,甚至有人把當時的熱潮稱為'風暴'。" 對汪國真的詩,雖然讚美一直是主流,但少數批評的聲音卻也非常尖刻。對此,汪國真這樣說:"人民說你是詩人你就是詩人,不 被人民承認就什麼也不是。檢驗作品的標準一個是讀者,一個是時間。那麼多讀者,這麼多年,一直喜歡著我的詩,足夠了!" 20多年前,知道一個寫詩寫散文的汪國真。後來知道他的兩首詩被選入初中的語文課本;5篇散文被 選入高中的語文讀本。 10多年前,知道一個寫毛筆字畫中國畫的汪國真。後來知道許多名山大川都有他的題字。三五年前,知道一個把業餘作曲玩成專業的汪國真。後來知道近年來專門請他作曲的已經絡繹不絕,他已經出 版數盤音樂專輯。這二十幾年來,汪國真從小有名氣到大紅大紫,到淡出詩 壇,再到橫空出世於書畫和音樂領域,他呈現出的總是令世人矚目的神奇。 20年過去了,多少叱吒風雲的人物已經在歲月的淘洗中 湮沒不聞。汪國真,曾經是一個時代的文化符號,曾經是一個成長中 無法繞過的名字,這個名字依然令人欲說還休。




資料來源:  百度百科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Posted by jameshung2010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